中國水電基礎局有限公司
集團微信二維碼

【新職工隨筆】我和我的祖國


發布時間:2019-08-02 作者:王怡誠 來源:中基大地 字號:[ 大 中 小 ] 分享

    我的祖國是一個文明古國,我生活在這裏,對這片土地有著濃濃的依戀。我愛我的祖國,愛她的青山綠水與繁榮昌盛;愛她悠久的曆史與燦爛的文明。

    中國人的文明,蘊涵著一種精神。在基督徒的世界裏,火是由上帝賜予的。在希臘的文化裏,火是由普羅米修斯偷來的,而在中國人的曆史中,卻明明白白的寫著點火的方法:“鑽木取火”。

    在中國的神話裏,誇父是可以逐日的,最後渴死在路上;後羿是可以射日的,最終他成功了,迎娶嫦娥。這一個個故事告訴我們,可以輸,但絕不屈服。

    從四千多年前治水的大禹,到兩千多年前興建都江堰的太守李冰,再到六十年前修建密雲水庫的基礎處理總隊,治水的目的從除水害變成了興水利。治水的方法也從單純的疏導,變成了與山河相鬥的其樂無窮。治水的英雄也從個人,發展成了集體。這不能不說是一種傳承與發展。中國人在骨子裏蘊含的那種不屈服的精神被這群人發揮的淋漓盡致,被演繹的精彩絕倫。

    來到基礎局,聽到了很多前輩講述曾經的故事。

    比如進藏施工,曬得渾身皮膚黑裏透紅,臉頰頂著兩塊高原紅,還在回味著我當初也曾白淨過的領導。

    比如白天跟著加油車進現場,走到哪都要穿著雨鞋,晚上回去還要睡光板床的姐姐。

    比如現場工作一把抓,回到項目部指著工程部牌子笑言要改叫:工程安全物資質檢部的胖哥哥。

    。。。。。。

    在他們身後,是一座座水電站拔地而起。

    在他們身後,是號稱“基建狂魔”的中國在騰飛。

    或許大禹和李冰是偉大的,但是當時的技術與條件決定了他們一生所做的工程實在有限。畢竟那時候車慢馬慢,交通基本靠腿。

    如今的他們,是“基建狂魔”的重要組成部分,誰知道再過兩千年,會不會再有一群人去探究這古老的國度,去驚歎以當時他們那樣落後的技術,到底是怎麽建出那麽多偉大的工程?

    今天的印度已經在驚歎:“你們中國竟然二十四小時不停電?”

    我想,他們可能永遠理解不了中華民族的信仰。西方人告訴我們:“所有人生來都有罪,所以你應該信奉上帝以求寬恕。”而中國的先輩們卻留下了一個又一個故事,告訴我們一個被大海淹死的小女孩,一樣可以變成一只鳥銜石填海。天塌地陷了不要緊,煉石補上就好,剩下的碎料還能化作星河點綴黑夜。

    蒼天大海不過如此,大山攔道,你是開山還是搬家?

    我不知道,但我看到了無數愚公正在前行。


上一篇文章:
下一篇文章: